您是游客103.60.148.178  百度:互联网本站
站点首页 一中之家 学校介绍 名师在线 学子风采 师生作品 印像一中 基层党建 校报文摘 爱读书 家长频道 学生频道
校内新闻 校务公开 教研课改 德育教育 科技创新 竞赛之窗 文件通知 政策普法 心理测评 荣誉墙 校友登陆 诗词曲文
网络督导 机构设置 每周安排 资源下载 招贤纳士 阳光平台 校长信箱 搬迁动态 一中频道 珍珠班 高考之家 教师办公系统
虚拟游玩一号站娱乐登录新校区
关注湖南省高考综合改革
首页>>感受书香 唐诗 宋词 元曲 歌赋 美文 对联 故事 格言 常识 评论 今日关注 作者列表

一号站娱乐登录

第二十一卷 赵太祖千里送京娘 7606次
兔走乌飞疾若驰,百年世事总依稀;
累朝富贵三更梦,历代君王一局棋。
禹定九州汤受业,秦吞六国汉登基。
百年光景无多日,昼夜追欢还是迟!
话说赵宋末年,河东石室山中有个隐士,不言姓名,自称石老人。有人认得的,说他原是有才的豪杰,因遭胡元之乱,曾诣军门献策不听,自起义兵,恢复了几个州县。后来见时势日蹙,知大事已去,乃微服潜遁,隐于此山中。指“山”为姓,农圃自给,耻言仕进。或与谈论古今兴废之事,娓娓不倦。一日近山有老少二儒,闲步石室,与隐士相遇,偶谈汉、唐、宋三朝创业之事。隐士问:“宋朝何者胜于汉唐?”一士云:“修文偃武。”一士云:“历朝不诛戮大臣。”隐士大笑道:“二公之言,皆非通论。汉好征伐四夷,儒者虽言其‘黩武’,然蛮夷畏惧,称力强汉,魏武犹借其余威以服匈奴。唐初府兵最盛,后变为藩镇,虽跋扈不臣,而犬牙相制,终藉其力。宋自澶渊和虏,惮于用兵。其后以岁币为常,以拒敌为讳,金元继起,遂至亡国,此则偃武修文之弊耳。不戮大臣虽是忠厚之典,然奸雄误国,一概姑容,使小人进有非望之福,退无不测之祸,终宋之世,朝政坏于奸相之手。乃致末年时穷势败,函?腚杏诼餐ィ?趟频烙诓尴拢?灰嗤砗酰∫允俏?び诤禾疲?衿淙辉眨俊倍?宓溃骸熬菹壬??猓?院挝?ぃ俊币?康溃骸八?滤洳患昂禾疲?┎惶芭??钍ぁ!倍?宓溃骸昂我约??俊币?康溃骸昂焊吣绨?谄菁В?谱诼衣子诘芨尽B朗衔涫霞肝I琊ⅲ?裳嗵?娌⑽酃?恰K未?溆信汤种?鳎??抻嫔?????愿摺⒉堋⑾颉⒚希?氲露郎闷涿溃?嗽蛟豆?诤禾普咭印!倍?逄痉??ァU?牵?br>要知古往今来理,须问高明远见人。
方才说宋朝诸帝不贪女色,全是太祖皇帝贻谋之善。不但是为君以后,早期宴罢,宠幸希疏。自他未曾“发迹变泰”的时节,也就是个铁铮铮的好汉,直道而行,一邪不染。则看他《千里送京娘》这节故事便知。正是:
说时义气凌千古,话到英风透九霄。
八百军州真帝主,一条杆棒显雄豪。
且说五代乱离,有诗四句:
朱李石刘郭,梁唐晋汉周。
都来十五帝,扰乱五十秋。
这五代都是偏霸,未能混一。其时土字割裂,民无定主。到后周虽是五代之末,兀自有五国三镇。那五国?
周郭威,北汉刘崇,南唐李?,蜀孟昶,南汉刘晟。
那三镇?
吴越钱佐,荆南高保融,湖南周行逢。
虽说五国三镇,那周朝承梁、唐、晋、汉之后,号为正统。赵太祖赵匡胤曾仕周为殿前都点检。后因陈桥兵变,代周为帝,混一宇内,国号大宋。当初未曾“发迹变泰”的时节,因他父亲赵洪殷,曾仕汉为岳州防御使,人都称匡胤为赵公子,又称为赵大郎。生得面如?e血,目若曙星,力敌万人,气吞四海。专好结交天下豪杰,任侠任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个管闲事的祖宗,撞没头祸的太岁。先在汴京城打了御勾栏,闹了御花园,触犯了汉末帝,逃难天涯。到关西护桥杀了董达,得了名马赤麒麟。黄州除了宋虎,朔州三棒打死了李子英,灭了潞州王李汉超一家。来到太原地面,遇了叔父赵景清。时景清在清油观出家,就留赵公子在观中居住。谁知染患,一卧三月。比及病愈,景清朝夕相倚,要他将息身体,不放他出外闲游。一日景清有事出门,分付公子道:“侄儿耐心静坐片时,病如小愈,切勿行动!”景清去了,公子那里坐得住,想道:“便不到街坊游荡,这本观中闲步一回,又且何妨。”公子将房门拽上,绕殿游观。先登了三清宝殿,行遍东西两廊,七十二司,又看了东岳庙,转到嘉宁殿上游玩,叹息一声。真个是:
金炉不动千年火,玉盏长明万载灯。
行过多景楼玉皇阁,一处处殿宇崔嵬,制度宏敞。公子喝采不迭,果然好个清油观。观之不足,玩之有馀。转到酆都地府冷静所在,却见小小一殿,正对那子孙宫相近,上写着降魔宝殿,殿门深闭。公子前后观看了一回,正欲转身,忽闻有哭泣之声,乃是妇女声音。公子侧耳而听,其声出于殿内。公子道:“蹊跷作怪!这里是出家人住处,缘何藏匿妇人在此?其中必有不明之事。且去问道童讨取钥匙,开这殿来,看个明白,也好放心。”回身到房中,唤道童讨降魔殿上钥匙。道童道:“这钥匙师父自家收管,其中有机密大事,不许闲人开看。”公子想道:“‘莫信直中直,须防人不仁!’原来俺叔父不是个好人,三回五次只教俺静坐,莫出外闲行,原来干这勾当。出家人成甚规矩?俺今日便去打开殿门,怕怎的!”方欲移步,只见赵景清回来,公子含怒相迎,口中也不叫叔父,气忿忿地问道:“你老人家在此出家,于得好事?”景清出其不意,便道:“我不曾做甚事。”公子道:“降魔殿内锁的是什么人?”景清方才省得,便摇手道:“贤侄莫管闲事。”公子急得暴躁如雷,大声叫道:“出家人清净无为,红尘不染,为何殿内锁着个妇女,在内哭哭啼啼,必是非礼不法之事!你老人家也要放出良心。是一是二,说得明白,还有个商量;休要欺三瞒四,我赵某不是与你和光同尘的!”景情见他言词峻厉,便道:“贤侄,你错怪愚叔了!”公子道:“怪不怪是小事,且说殿内可是妇人?”景清道:“正是。”公子道:“可又来。”景清晓得公子性躁,还未敢明言,用缓词答应道:“虽是妇人,却不干本观道众之事。”公子道:“你是个一观之主,就是别人做出歹事寄顿在殿内,少不得你知情。”景清道:“贤侄息怒。此女乃是两个有名响马,不知那里掳来,一月之前寄于此处。托吾等替他好生看守,若有差迟,寸草不留。因是贤侄病未痊,不曾对你说得。”公子道:“响马在那里?”景清道:“暂往那里去了。”公子不信道:“岂有此理!快与我打开殿门,唤女子出来,俺自审问他详细。”说罢,绰了浑铁齐眉短棒,往前先走。景清知他性如烈火,不好遮拦。慌忙取了钥匙,随后赶到降魔殿前。景清在外边开锁。那女子在殿中听得锁响,只道是强人来到,愈加啼哭。公子也不谦让,才等门开,一脚跨进。那女子躲在神道背后唬做一团。公子近前放下齐眉短棒,看那女子,果然生得标致!
眉扫春山,眸横秋水。含愁含恨,犹如西子捧心;欲泣欲啼,宛似杨妃剪发。琵琶声不响,是个未出塞的明妃;胡笳调若成,分明强和番的蔡女。天生一种风流态,便是丹青画不真!
公子抚慰道:“小娘子,俺不比奸淫之徒,你休得惊慌。且说家居何处?谁人引诱到此?倘有不平,俺赵某与你解救则个。”那女子方才举袖拭泪,深深道个万福。公子还礼。女子先问:“尊官高姓?”景清代答道:“此乃汴京赵公子。”女子道:“公子听禀!……”未曾说得一两句,早已扑簌簌流下泪来。原来那女子也姓赵,小字京娘,是蒲州解梁县小祥村居住,年方一十六岁。因随父亲来阳曲县还北岳香愿,路遇两个响马强人:一个叫做满天飞张广儿,一个叫做着地滚周进。见京娘颜色,饶了他父亲性命,掳掠到山神庙中。张周二强人争要成亲,不肯相让。议论了两三日,二人恐坏了义气,将这京娘寄顿于清油观降魔殿内,分付道士小心供给看守,再去别处访求个美貌女子,掳掠而来,凑成一对,然后同日成亲,为压寨夫人。那强人去了一月,至今未回。道士惧怕他,只得替他看守。京娘叙出缘由,赵公子方才向景清道:“适才甚是粗卤,险些冲撞了叔父!既然京娘是良家室女,无端被强人所掳,俺今日不救,更待何人?”又向京娘道:“小娘子休要悲伤,万事有赵某在此,管教你重回故土,再见爹娘。”京娘道:“虽承公子美意,释放奴家出于虎口,奈家乡千里之遥,奴家孤身女流,怎生跋涉?”公子道:“救人须救彻。俺不远千里亲自送你回去。”京娘拜谢道:“若蒙如此,便是重生父母。”景清道:“贤侄,此事断然不可。那强人势大,官司禁捕他不得。你今日救了小娘子,典守者难辞其责。再来问我要人,教我如何对付?须当连累于我!”公子笑道:“大胆天下去得,小心寸步难行。俺赵某一生见义必为,万夫不惧。那响马虽狠,敢比得潞州王么?他须也有两个耳朵,晓得俺赵某名字。既然你们出家人怕事,俺留个记号在此,你们好回复那响马。”说罢,轮起浑铁齐眉棒,横着身子,向那殿上朱红??子,狠的打一下,“枥拉”一声,把菱花窗棂都打下来。再复一下,把那四扇??子打个东倒西歪。唬得京娘战战兢兢,远远的躲在一边。景清面如土色,口中只叫:“罪过!”公子道:“强人若再来时,只说赵某打开殿门抢去了,冤各有头,债各有主。要来寻俺时,教他打蒲州一路来。”景清道:“此去蒲州千里之遥,路上盗贼生发,独马单身,尚且难走,况有小娘子牵绊?凡事宜三思而行!”公子笑道:“汉末三国时,关云长独行千里,过五关斩六将,护着两位皇嫂,直到古城与刘皇叔相会,这才是大丈夫所为。今日一位小娘子救他不得,赵某还做什么人?此去倘然冤家狭路相逢,教他双双受死。”景清道:“然虽如此,还有一说。古者男女坐不同席,食不共器。贤侄千里相送小娘子,虽则美意,出于义气,傍人怎知就里,见你少男少女一路同行,嫌疑之际,被人谈论,可不为好成歉,反为一世英雄之玷?”公子呵呵大笑道:“叔父莫怪我说,你们出家人惯妆架子,里外不一。俺们做好汉的,只要自己血心上打得过,人言都不计较。”景清见他主意已决,问道:“贤侄几时起程?”公子道:“明早便行。”景清道:“只怕贤侄身子还不健旺。”公子道:“不妨事。”景清教道童治酒送行。公子于席上对京娘道:“小娘子,方才叔父说一路嫌疑之际,恐生议论。俺借此席面,与小娘子结为兄妹,俺姓赵,小娘子也姓赵,五百年合是一家,从此兄妹相称便了。”京娘道:“公子贵人,奴家怎敢扳高?”景清道:“既要同行,如此最好。”呼道童取过拜毡,京娘请恩人在上:“受小妹子一拜。”公子在傍还礼。京娘又拜了景清,呼为伯伯。景清在席上叙起侄儿许多英雄了得,京娘欢喜不尽。是夜直饮至更馀,景清让自己卧房与京娘睡,自己与公子在外厢同宿。五更鸡唱,景清起身安排早饭,又备些干粮牛脯,为路中之用。公子鞴了赤麒麟,将行李扎缚停当,嘱付京娘:“妹子,只可村妆打扮,不可冶容炫服,惹是招非。”早饭已毕,公子扮作客人,京娘扮作村姑,一般的戴个雪帽,齐眉遮了。兄妹二人作别景清。景清送出房门,忽然想起一事道:“贤侄,今日去不成,还要计较。”不知景清说出甚话来?正是:
鹊得羽毛方远举,虎无牙爪不成行。
景清道:“一马不能骑两人,这小娘子弓鞋袜小,怎跟得上,可不担误了程途?从容觅一辆车儿同去却不好?”公子道:“此事算之久矣。有个车辆又费照顾,将此马让与妹子骑坐,俺誓愿千里步行,相随不惮。”京娘道:“小妹有累恩人远送,愧非男子,不能执鞭坠镫,岂敢反占尊骑,决难从命。”公子道:“你是女流之辈,必要脚力。赵某脚又不小,步行正合其宜。”京娘再四推辞,公子不允,只得上马。公子跨了腰刀,手执浑铁杆棒,随后向景清一揖而别。景清道:“贤侄路上小心,恐怕遇了两个响马,须要用心堤防!下手斩绝些,莫带累我观中之人。”公子道:“不妨不妨。”说罢,把马尾一拍,喝声:“快走。”那马拍腾腾便跑,公子放下脚步,紧紧相随。
于路免不得饥餐渴饮,夜住晓行。不一日行至汾州介休县地方。这赤麒麟原是千里龙驹马,追风逐电,自清油观至汾州不过三百里之程,不勾名马半日驰骤。一则公子步行恐奔赴不及,二则京娘女流不惯驰骋,所以控辔缓缓而行。兼之路上贼寇生发,须要慢起早歇,每日止行一百馀里。公子是日行到一个土冈之下,地名黄茅店。当初原有村落,因世乱人荒,都逃散了,还存得个小小店儿。日色将哺,前途旷野,公子对京娘道:“此处安歇,明日早行罢。”京娘道:“但凭尊意。”店小二接了包裹,京娘下马,去了雪帽。小二一眼瞧见,舌头吐出三寸,缩不进去。心下想道:“如何有这般好女子!”小二牵马系在屋后,公子请京娘进了店房坐下。小二哥走来踮着呆看。公子问道:“小二哥有甚话说?”小二道:“这位小娘子,是客官甚么人?”公子道:“是俺妹子。”小二道:“客官,不是小人多口,千山万水,途间不该带此美貌佳人同走!”公子道:“为何?”小二道:“离此十五里之地,叫做介山,地旷人稀,都是绿林中好汉出没之处。倘若强人知道,只好白白里送与他做压寨夫人,还要贴他个利市。”公子大怒骂道:“贼狗大胆,敢虚言恐唬客人!”照小二面门一拳打去。小二口吐鲜血,手掩着脸,向外急走去了。店家娘就在厨下发话。京娘道:“恩兄忒性躁了些。”公子道:“这厮言语不知进退,怕不是良善之人!先教他晓得俺些手段。”京娘道:“既在此借宿,恶不得他。”公子道:“怕他则甚?”京娘便到厨下与店家娘相见,将好言好语稳贴了他半晌。店家娘方才息怒,打点动火做饭。京娘归房,房中尚有馀光,还未点灯。公子正坐,与京娘讲话。只见外面一个人入来,到房门口探头探脑。公子大喝道:“什么人敢来瞧俺脚色?”那人道:“小人自来寻小二哥闲话,与客官无干。”说罢,到厨房下,与店家娘唧唧哝哝的讲了一会方去。公子看在眼里,早有三分疑心。灯火已到,店小二只是不回。店家娘将饭送到房里,兄妹二人吃了晚饭,公子教京娘掩上房门先寝。自家只推水火,带了刀棒绕屋而行。约莫二更时分,只听得赤麒麟在后边草屋下有嘶喊踢跳之声。此时十月下旬,月光初起,公子悄步上前观看,一个汉子被马踢倒在地。见有人来,务能的挣?起来就跑。公子知是盗马之贼。追赶了一程,不觉数里,转过溜水桥边,不见了那汉子。只见对桥一间小屋,里面灯烛辉煌,公子疑那汉子躲匿在内,步进看时,见一个白须老者,端坐于土床之上,在那里诵经。怎生模样?
眼如迷雾,须若凝霜,眉如柳絮之飘,面有桃花之色。若非天上金星,必是山中社长。
那老者见公子进门,慌忙起身施礼,公子答揖,问道:“长者所诵何经?”老者道:“《天皇救苦经》。”公子道:“诵他有甚好处?”老者道:“老汉见天下分崩,要保佑太平天子早出,扫荡烟尘,救民于涂炭。”公子听得此言,暗合其机,心中也欢喜。公子又问道:“此地贼寇颇多,长者可知他的行藏么?”老者道:“贵人莫非是同一位骑马女子,下在坡下茅店里的?”公子道:“然也。”老者道:“幸遇老夫,险些儿惊了贵人。”公子问其缘故。老者请公子上坐,自己傍边相陪,从容告诉道:“这介山新生两个强人,聚集喽???蚣医偕幔?藕Ψ诼旱胤健R桓鼋凶雎?旆烧殴愣??桓鼋凶鲎诺毓鲋芙?0朐轮?洳恢?抢锴懒艘桓雠?樱??苏?⑽淳觯?亩偎?剑??傺暗靡桓隼矗?鞒苫榕洹U饫镆宦返昙遥?际悄乔咳朔指豆?模??玫糜忻烂布讶耍?裁Ρㄋ??刂赜猩汀M砩瞎笕说绞保?切《?闳ケㄓ胫芙??溃?炔钜盎鸲?ν?刺酵?槭担?档溃骸?坏??用裁溃?媲移镆黄タヂ恚?ド砜腿耍?蛔阄?濉!?懈銮Ю锝懦旅??谝簧谱撸?蝗漳苄腥?倮铩T羧瞬钏?壤吹谅恚?诳茉谇懊娉嗨闪窒峦驮?5却?笕宋甯????阋?澜佟9笕诵胍?辣浮!惫?拥溃骸霸?慈绱耍?ふ吆我灾??俊崩险叩溃骸袄虾壕镁佑诖耍??⒍贾???羧饲胁豢伤党隼虾豪础!惫?有坏溃骸俺薪塘恕!贝掳羝鹕恚?老茸呋兀?昝咆W园肟???愚呱矶?搿?br>却说店小二为接应陈名盗马,回到家中,正在房里与老婆说话。老婆暖酒与他吃,见公子进门,闪在灯背后去了。公子心生一计,便叫京娘问店家讨酒吃。店家娘取了一把空壶,在房门口酒缸内舀酒。公子出其不意,将铁棒照脑后一下,打倒在地,酒壶也撇在一边。小二听得老婆叫苦,也取朴刀赶出房来。怎当公子以逸待劳,手起棍落,也打翻了。再复两棍,都结果了性命。京娘大惊,急救不及。问其打死二人之故。公子将老者所言,叙了一遍。京娘吓得面如土色道:“如此途路难行,怎生是好?”公子道:“好歹有赵某在此,贤妹放心。”公子撑了大门,就厨下暖起酒来,饮个半醉,上了马料,将銮铃塞口,使其无声。扎缚包裹停当,将两个尸首拖在厨下柴堆上,放起火来。前后门都放了一把火。看火势盛了,然后引京娘上马而行。此时东方渐白,经过溜水桥边,欲再寻老者问路,不见了诵经之室。但见土墙砌的三尺高,一个小小庙儿。庙中社公坐于傍边。方知夜间所见,乃社公引导。公子想道:“他呼我为贵人,又见我不敢正坐,我必非常人也。他日倘然发迹,当加封号。”公子催马前进,约行了数里,望见一座松林,如火云相似。公子叫声:“贤妹慢行,前面想是赤松林了。……”言犹未毕,草荒中钻出一个人来,手执钢叉,望公子便搠。公子会者不忙,将铁棒架住。那汉且斗且走,只要引公子到林中去。激得公子怒起,双手举棒,喝声着,将半个天灵盖劈下。那汉便是野火儿姚旺。公子叫京娘约马暂住:“俺到前面林子里结果了那伙毛贼,和你同行。”京娘道:“恩兄仔细!”公子放步前行。正是:
圣天子百灵助顺,大将军八面威风。
那赤松林下着地滚周进,屯住四五十喽??L?昧肿油饨挪较欤?坏朗且ν??繁ㄐ牛?痔岢で梗?杲?隼矗???殴?印9?又?乔咳耍?⒉淮蚧埃?侔舯愦颉V芙?η估吹小T级飞隙??藕希?肿幽卩???芙?龅校?钙鹇嘁黄肷锨埃?磐盼ё 9?拥溃骸坝斜臼碌亩祭矗 惫?右惶跆?簦?缃鹆?痔澹?耱??恚??虐羲魄镆斗?纾??派砣缏浠ㄗ沟亍4虻萌?炙纳ⅲ?吡惆寺洹V芙?ê?鹄矗?狗?伊耍?还?右话舸虻埂V卩??⑸?埃?悸浠穆遗堋9?釉俑匆话簦?峁?酥芙?;夭揭巡患?司┠铩<蓖?南伦パ埃?蔷┠镆驯晃辶?鲟???赜倒?嗨闪至恕9?蛹泵Ω仙希?蠛纫簧?骸霸敉侥抢镒撸俊敝卩????幼防矗??司┠铮?纳⑷チ耍??拥溃骸跋兔檬芫?耍 本┠锏溃骸笆什培??谟辛礁鋈耍???嫦炻淼角逵凸郏??系梦摇7讲潘担骸?艽笸跤肟腿私皇郑?险饪腿硕反笸醪还??颐窍人湍阍谡糯笸跄潜呷ァ!?惫?拥溃骸爸芙?庳耍?驯话辰顺?恕V徊恢?殴愣?谟诤未Γ俊本┠锏溃骸爸辉改悴幌嘤龈?谩!惫?哟呗砜煨小T夹兴氖?爬铮?揭桓鍪姓颉9?痈怪屑⒍觯??∴瓮罚???鼍┠锵侣砩系辍V患?父龅昙叶济β衣业陌才糯鹅啵??焕凑屑苄锌汀9?有囊桑?虼?芯┠铮?碌蒙?拢?B砉?说昝拧V患?壹冶栈В?骄⊥反Γ?桓鲂⌒∪思遥?补刈琶拧9?有南缕婀郑?デ妹攀保?蝗舜鹩ΑW?淼轿莺螅??硭┰谑魃希?崆岬娜デ盟?竺拧@锩嬉桓隼掀牌牛??隼纯戳艘豢矗?庵猩跏腔叹濉9?诨琶?缃?拍冢?肫牌抛饕镜溃骸捌牌判菅龋?呈枪?房腿耍??信?欤??杵牌偶抑谢穑?粤朔咕妥叩摹!逼牌拍砩衲砉淼慕朽渖?【┠镆嘟?畔嗉??牌疟憬?疟樟恕9?游实溃骸澳潜叩昀锇才啪苹幔??邮裁垂俑?俊逼牌乓∈值溃骸翱腿诵莨芟惺隆!惫?拥溃骸坝猩跸惺拢?表ダ?Γ堪呈窃斗娇腿耍?称牌潘得髟蚋觯 逼牌诺溃骸敖袢章?旆纱笸踉诖司???庀绱辶睬?阜梗?蚓睬蟀病@仙碛懈龆?樱?脖坏曛薪腥ハ喟锪恕!惫?犹?担?枷耄骸霸?慈绱恕R徊蛔龆?恍荩?餍杂胨?龈删唬??饲逵凸鄣幕龈?铡!惫?拥溃骸捌牌牛?馐前趁米樱??鼓显老阍傅酱耍?路炅饲客剑?芩??帧S蟹称牌偶也啬淦?保?日獯笸豕?ブ?蠓叫校?缘焙裥弧!逼牌诺溃骸昂梦恍∧镒樱?ǘ悴环潦拢?豢凸俨灰?鐾啡鞘拢 惫?拥溃骸鞍衬凶雍鹤曰岫闵粒?业铰钒??蛱??⒃蚋觥!逼牌诺溃骸白邢福∮屑?赦赦桑?湛谌人??饶憷闯裕?谷床环奖恪!惫?犹岚羧猿龊竺牛???寺砬叭ビ??徊剑?鋈幌氲溃骸鞍吃谇逵凸壑兴党隽恕?Ю锊叫小??袢瘴?迮虑吭舫寺恚?凰愫煤骸!彼齑筇げ奖汲雎吠贰P纳?患疲?瓷淼降昙遥?笈闻蔚慕械溃骸按笸跫纯痰搅耍?骷沂谴蚯罢镜模?阆侣矸雇暌参矗俊钡昙业溃骸岸纪炅恕!惫?拥溃骸跋劝谝幌?肴骷页浴!敝谌嘶???拢??冶嫫湔婕伲炕挂??诖笸趺媲胺奖悖?笥愦笕猓?染迫确梗?还税峤?隼础9?臃帕看蠼溃?缘骄欧志牛?饷娣写?骸按笸醯搅耍?彀谙惆浮!惫?硬换挪幻Γ?×嘶ど砹??鐾饪词保?患??哦郧沟豆靼簦?谠谇暗迹?搅说昝牛?黄牍蛳隆D锹?旆烧殴愣?镒鸥咄房ヂ恚?Ю锝懦旅?幢藿羲妗1澈笥钟腥?迨?????闯顺盗敬赜怠!??愕酪话懔礁龃笸酰??握殴愣?グ闫胝?磕乔咳顺鋈刖凵ⅲ??薅ü妫?銮椅潘档ド砜腿耍?膊辉谄湟饬耍??灾芙?疵馇岬小!??庹殴愣?致吩谕庑薪伲?蚯Ю锝懦旅?ǖ溃骸岸?笸跻涯玫糜忻烂才?樱?胨?浇樯较嗷帷!彼?哉?攵游槎?矗?写骞?颍?彻弁?恰9?右?肀鼻街?啵?吹谜媲校?却?硗废嘟??蠛耙簧?溃骸扒吭艨窗簦 贝尤舜灾性境觯?缫恢焕嫌グ肟辗上隆K凳背伲?鞘笨欤∧锹砭?В??耙惶??饫锇羰迫サ弥兀?蛘哿寺淼囊恢磺疤恪D锹砀禾劬偷梗?殴愣?硭桑?缣?侣怼1澈蟪旅?止骼从??绫还?右话舸蚍?U殴愣?瓒??叮?炊饭?印9?犹诓降娇绽?Γ?肭咳朔哦浴6飞鲜?藕希?殴愣?坏犊忱矗??庸髌鹬衅涫种浮9愣?沂质У叮?笫直憔趺皇疲?夭奖阕摺9?雍鹊溃骸澳愦潞怕?旆桑?袢詹慌履惴缮咸烊ィ 备辖?徊剑?侔敉?院笈?拢?蜃龈鋈狻?闪?礁鲇忻?那咳耍???烙谝蝗罩?凇U?牵?br>三魂渺渺“满天飞”,七魄悠悠“着地滚”。
众喽??创??撸??哟蠼械溃骸鞍呈倾昃┱源罄桑?杂朐羧苏殴愣?芙?谐稹=袢斩家呀顺?耍?⒉桓芍谌酥?隆!敝卩???饲沟叮?黄氚莸乖诘兀?溃骸鞍趁谴硬患???グ阌⑿郏?樵阜?探????鳌!惫?雍呛谴笮Φ溃骸俺?惺谰簦?成胁幌:保?窨献雎洳葜?隆!惫?涌醇?卩??校?旅?嘣谄淠冢?谐鑫实溃骸白蛞估吹谅淼木褪悄忝矗俊背旅?低贩?铩9?拥溃骸扒腋?依瓷湍阋徊头埂!敝谌硕几?降曛小9?臃指兜昙遥骸鞍辰袢沼肽愕胤匠?硕?ΑU庑┒际橇济瘢?讲潘?阜故常?甲潘?ゲ停?匙杂蟹⒎拧F涔艽?殴愣?幌?糇牛?秤杏么Α!钡曛魅瞬桓也灰馈V谌顺园铡9?咏谐旅?溃骸拔拍闳招腥?倮铮?杏弥?牛?绾问?碛谠羧耍堪辰袢沼杏媚阒?Γ?憧弦婪瘢俊背旅?溃骸敖??粲兴???槐芩?稹!惫?拥溃骸鞍吃阢昃???蛄擞?ㄔ埃?帜至擞?蠢福?幽言诖恕7衬愕姐昃┐蛱?绿迦绾危堪朐轮?冢?稍谔???逵凸壅灾?鄞Φ群蛭遥?豢墒?牛 惫?咏璞恃庑戳耸甯刚跃扒寮沂椋?延氤旅?=?羧顺盗静撇??蚩?肿魅?郑?环稚⒂胧姓蛉思遥?テ湎蚶瓷?胖?选>徒?蛩涝羧耸?准扒沟兜认睿?胖谌俗匀ソ夤偾肷汀F湟环种卩??秩ノ?率持?剩?髯曰瓜缟?怼F湟环钟制饰?椒郑?话肷陀氤旅??贩眩?话爰挠肭逵凸坌蘩斫的У蠲糯啊9?臃峙梢驯希?谛亩挤??鞲鞲卸鳌9?咏械曛魅私?葡?蛔溃?У狡牌偶依铩F牌诺亩?右捕祭戳耍?牍?蛹熬┠锵嗉?O蚱牌潘抵??χ?拢?鞲骰断病9?酉蚓┠锏溃骸坝扌忠宦凡辉?龅酶鲋魅耍?袢战杌ㄏ追穑?胂兔醚咕?颜怠!本┠锴Ф魍蛐唬?圆槐厮怠J且梗??幼匀∧抑幸??剿陀肫牌拧>退抻谄牌偶依铩>┠锵肫鸸?又?鳎骸暗背鹾旆饕患伺??心茏栽裼⑿郏荒?凳芏髦?拢?⑽匏?ǎ?褪俏抑丈碇?拢?崃苏飧龊澜埽??泻稳耍俊庇??约觯?中呖?冢???凰担骸八?毙院鹤幽侵??乙黄?嫘模俊弊笏加蚁耄?灰共凰?2痪跷甯?Τ???悠鹕眵孤硪?摺>┠锩泼撇辉谩P纳?患疲?诼分煌聘雇茨讶蹋?副橐?狻R??臃鏊?下恚?址鏊?侣怼R簧弦幌拢??碣颂??樱?炀惫醇纾?虬沆届弧R顾抻窒雍?廊龋?牍?蛹醣惶眙溃?硐阄掠瘢?裎薅?橹?Α9?由?愿罩保?⌒姆?蹋??徊灰晕?帧?br>又行了三四日,过曲沃地方,离蒲州三百馀里,其夜宿于荒村。京娘口中不语,心下踌躇,如今将次到家了,只管害羞不说,挫此机会,一到家中,此事便索罢休,悔之何及。黄昏以后,四宇无声,微灯明灭,京娘兀自未睡,在灯前长叹流泪。公子道:“贤妹因何不乐?”京娘道:“小妹有句心腹之言,说来又怕唐突,恩人莫怪!”公子道:“兄妹之间,有何嫌疑,尽说无妨!”京娘道:“小妹深闺娇女,从未出门,只因随父进香,误陷于贼人之手,锁禁清油观中,还亏贼人去了,苟延数日之命,得见恩人。倘若贼人相犯,妾宁受刀斧,有死不从。今日蒙恩人拔离苦海,千里步行相送,又为妾报仇,绝其后患。此恩如重生父母,无可报答。倘蒙不嫌貌丑,愿备铺床叠被之数,使妾少尽报效之万一,不知恩人允否?”公子大笑道:“贤妹差矣!俺与你萍水相逢,出身相救,实出恻隐之心,非贪美丽之容。况彼此同姓,难以为婚,兄妹相称,岂可及乱。俺是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你岂可学纵欲败礼的吴孟子!休得狂言,惹人笑话。”京娘羞惭满面,半晌无语,重又开言道:“恩人体怪妾多言,妾非淫污苟贱之辈,只为弱体馀生,尽出恩人所赐,此身之外,别无报答,不敢望与恩人婚配,得为妾婢,伏侍恩人一日,死亦瞑目。”公子勃然大怒道:“赵某是顶天立地的男子,一生正直,并无邪佞,你把我看做施恩望报的小辈,假公济私的奸人,是何道理?你若邪心不息,俺即今撒开双手,不管闲事,怪不得我有始无终了。”公子此时声色俱厉。京娘深深下拜道:“今日方见恩人心事,赛过柳下惠鲁男子。愚妹是女流之辈,坐井观天,望乞恩人恕罪则个!”公子方才息怒,道:“贤妹,非是俺胶柱鼓瑟,本为义气上千里步行相送,今日若就私情,与那两个响马何异?把从前一片真心化为假意,惹天下豪杰们笑话。”京娘道:“恩兄高见,妾今生不能补报大德,死当衔环结草。”两人说话,直到天明。正是: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
自此京娘愈加严敬公子,公子亦愈加怜悯京娘。一路无话,看看来到蒲州。京娘虽住在小祥村,却不认得,公子问路而行。京娘在马上望见故乡光景,好生伤感。
却说小祥村赵员外,自从失了京娘,将及两月有馀,老夫妻每日思想啼哭。忽然庄客来报,京娘骑马回来,后面有一红脸大汉,手执杆棒跟随。赵员外道:“不好了,响马来讨妆奁了!”妈妈道:“难道响马只有一人?且教儿子赵文去看个明白。”赵文道:“虎口里那有回来肉?妹子被响马劫去,岂有送转之理?必是容貌相像的,不是妹子。……”说犹未了,京娘已进中堂,爹妈见了女儿,相抱而哭。哭罢,问其得回之故。京娘将贼人锁禁清油观中,幸遇赵公子路见不平,开门救出,认为兄妹,千里步行相送,并途中连诛二寇,大略叙了一遍。“今恩人见在,不可怠慢。”赵员外慌忙出堂见了赵公子,拜谢道:“若非恩人英雄了得,吾女必陷于贼人之手,父子不得重逢矣。”遂令妈妈同京娘拜谢,又唤儿子赵文来见了恩人。庄上宰猪设宴,款待公子。赵文私下与父亲商议道:“‘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妹子被强人劫去,家门不幸,今日跟这红脸汉子回来,人无利己,谁肯早起?必然这汉子与妹子有情,千里送来,岂无缘故?妹子经了许多风波,又有谁人聘他。不如招赘那汉子在门,两全其美,省得傍人议论。”赵公是个随风倒舵没主意的老儿,听了儿子说话,便教妈妈唤京娘来问他道:“你与那公子千里相随,一定把身子许过他了。如今你哥哥对爹说,要招赘与你为夫,你意下如何?”京娘道:“公子正直无私,与孩儿结为兄妹,如嫡亲相似,并无调戏之言。今日望爹妈留他在家,管待他十日半月,少尽其心,此事不可题起。”妈妈将女儿言语述与赵公,赵公不以为然。少间筵席完备,赵公请公子坐于上席,自己老夫妇下席相陪,赵文在左席,京娘右席。酒至数巡,赵公开言道:“老汉一言相告:小女馀生,皆出恩人所赐,老汉阖门感德,无以为报。幸小女尚未许人,意欲献与恩人,为箕帚之妾,伏乞勿拒。”公子听得这话,一盆烈火从心头掇起,大骂道:“老匹夫!俺为义气而来,反把此言来污辱我。俺若贪女色时,路上也就成亲了,何必千里相送。你这般不识好歹的,枉费俺一片热心。”说罢,将桌子掀翻,望门外一直便走。赵公夫妇唬得战战兢兢。赵文见公子粗鲁,也不敢上前。只有京娘心下十分不安,急走去扯住公子衣裾,劝道:“恩人息怒!且看愚妹之面。”公子那里肯依,一手??脱了京娘,奔至柳树下,解了赤麒麟,跃上鞍辔,如飞而去。京娘哭倒在地,爹妈劝转回房。把儿子赵文埋怨了一场。赵文又羞又恼,也走出门去了。赵文的老婆听得爹妈为小姑上埋怨了丈夫,好生不喜,强作相劝,将冷语来奚落京娘道:“姑姑,虽然离别是苦事,那汉子千里相随,恝然而去,也是个薄情的。他若是有仁义的人,就了这头亲事了。姑姑青年美貌,怕没有好姻缘相配,休得愁烦则个!”气得京娘泪流不绝,顿口无言。心下自想道:“因奴命蹇时乖,遭逢强暴,幸遇英雄相救,指望托以终身。谁知事既不谐,反涉瓜李之嫌,今日父母哥嫂亦不能相谅,何况他人?不能报恩人之德,反累恩人的清名,为好成歉,皆奴之罪。似此薄命,不如死于清油观中,省了许多是非,到得干净,如今悔之无及。千死万死,左右一死,也表奴贞节的心迹。”捱至夜深,爹妈睡熟,京娘取笔题诗四句于壁上,撮土为香,望空拜了公子四拜,将白罗汗巾,悬梁自缢而死:
可怜闺秀千金女,化作南柯一梦人。
天明老夫妇起身,不见女儿出房,到房中看时,见女儿缢在梁间。吃了一惊,两口儿放声大哭,看壁上有诗云:
天付红颜不遇时,受人凌辱被人欺;
今宵一死酬公子,彼此清名天地知!
赵妈妈解下女儿,儿子媳妇都来了。赵公玩其诗意,方知女儿冰清玉洁,把儿子痛骂一顿。免不得买棺成殓,择地安葬,不在话下。
再说赵公子乘着千里赤麒麟,连夜走至太原,与赵知观相会,千里脚陈名已到了三日。说汉后主已死,郭令公禅位,改国号曰周,招纳天下豪杰。公子大喜,住了数日,别了赵知观,同陈名还归汴京,应募为小校。从此随世宗南征北讨,累功至殿前都点检。后受周禅为宋太祖。陈名相从有功,亦官至节度使之职。太祖即位以后,灭了北汉。追念京娘昔日兄妹之情,遣人到蒲州解良县寻访消息。使命寻得四句诗回报,太祖甚是嗟叹,敕封为贞义夫人,立祠于小祥村。那黄茅店溜水桥社公,敕封太原都土地,命有司择地建庙,至今香火不绝。这段话,题做“赵公子大闹清油观,千里送京娘”。后人有诗赞云:
不恋私情不畏强,独行千里送京娘。
汉唐吕武纷多事,谁及英雄赵大郎

【警世通言】话本小说集。明末冯梦龙纂辑。与冯氏的另二种话本小说集《喻世明言》(《古今小说》)、《醒世恒言》合称“三言”。冯梦龙纂辑“三言”,收录宋元话本与明代拟话本。它们都是白话短篇小说。《警世通言》所收40篇作品,宋元旧作占了将近一半。《警世通言》中的优秀作品,描写了市民生活,表现了他们在封建黑暗势力统治下所遭受的迫害以及他们的反抗斗争。爱情描写在《警世通言》作品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一般都能反映当时较为普遍的社会问题,特别是妇女的不幸遭遇。
【作者介绍】冯梦龙(1574一1646),明朝人,字犹龙,又字公鱼、子犹,别号龙子犹、墨憨斋主人、吴下词奴、姑苏词奴、前周柱史,他使用的其他笔名还更多。他出生于明后期万历二年。这时在世界的西方正是文艺复兴时期,与之遥相呼应,在我们这个有着几千年文明的东方大国,也出现了许多离经叛道的思想家、艺术家。李卓吾、汤显祖、袁宏道等等一大批文人,以他们惊世骇俗的见解,鲜明的个性特色,卓绝的艺术成就,写下了我国思想史、文学史上璀璨的篇章。在这一批文人中,冯梦龙以其对小说、戏曲、民歌、笑话等通俗文学的创作、搜集、整理、编辑,为我国文学做出了独异的贡献。他卒于南明唐王隆武二年,也就是清顺治三年,终年七十三岁。 冯梦龙是南直隶苏州府吴县籍长洲(今苏州)人,出身名门世家,冯氏兄弟三人被称为“吴下三冯”。其兄梦桂是画家,其弟梦熊是太学生,作品均已不传。冯梦龙自己的诗集今也不存,但值得庆幸的是由他编纂的三十种著作得以传世,为我国文化宝库留下了一批不朽的珍宝。其中除世人皆知的“三言”外,还有《新列国志》、《增补三遂平妖传》、《智囊》、《古今谈概》、《太平广记钞》、《情史》、《墨憨斋定本传奇》,以及许多解经、纪史、采风、修志的著作。
本书章节列表:
  • 第一卷 俞伯牙摔琴谢知音 3694
  • 第二卷 庄子休鼓盆成大道 4789
  • 第三卷 王安石三难苏学士 13908
  • 第四卷 拗相公饮恨半山堂 8995
  • 第五卷 吕大郎还金完骨肉 2656
  • 第六卷 俞仲举题诗遇上皇 2409
  • 第七卷 陈可常端阳仙化 3175
  • 第八卷 崔待诏生死冤家 2477
  • 第九卷 李谪仙醉草吓蛮书 3481
  • 第十卷 钱舍人题诗燕子楼 3851
  • 第十一卷 苏知县罗衫再合 2841
  • 第十二卷 范鳅儿双镜重圆 3516
  • 第十三卷 三现身包龙图断冤 2157
  • 第十四卷 一窟鬼癞道人除怪 3023
  • 第十五卷 金令史美婢酬秀童 4752
  • 第十六卷 小夫人金钱赠年少 2013
  • 第十七卷 钝秀才一朝交泰 3760
  • 第十八卷 老门生三世报恩 3161
  • 第十九卷 崔衙内白鹞招妖 2546
  • 第二十卷 计押番金鳗产祸 3638
  • 第二十一卷 赵太祖千里送京娘 7606
  • 第二十二卷 宋小官团圆破毡笠 2388
  • 第二十三卷 乐小舍弃生觅偶 1728
  • 第二十四卷 玉堂春落难逢夫 18837
  • 第二十五卷 桂员外途穷忏悔 3490
  • 第二十六卷 唐解元一笑姻缘 5227
  • 第二十七卷 假神仙大闹华光庙 4349
  • 第二十八卷 白娘子永镇雷峰塔 19550
  • 第二十九卷 宿香亭张浩遇莺莺 4813
  • 第三十卷 金明池吴清逢爱爱 5149
  • 第三十一卷 赵春儿重旺曹家庄 3701
  • 第三十二卷 杜十娘怒沉百宝箱 8908
  • 第三十三卷 乔彦杰一妾破家 3442
  • 第三十四卷 王娇鸾百年长恨 2917
  • 第三十五卷 况太守断死孩儿 9359
  • 第三十六卷 皂角林大王假形 2627
  • 第三十七卷 万秀娘仇报山亭儿 14235
  • 第三十八卷 蒋淑真刎颈鸳鸯会 3265
  • 第三十九卷 福禄寿三星度世 4929
  • 第四十卷 旌阳宫铁树镇妖 2946

  • 资源素材  第一课件网 Office+ 金太阳 中华资源库 贝壳网 松鼠办公 超星投屏 好弹幕 班级大师 二维工场 盘多多 鸠摩搜书 吾爱分享
    电子事务  A+教育 智学网 7天网络 一师一优课 秀米 第二课堂 湖南高招志愿填报
    学习培训  中国大学MOOC 网易公开课 湖南公共教育网 教师发展网 孔子学院 科技创新  全国科技创新赛 湖南省电脑制作活动 数字科技馆 青少年机器人竞赛 青少年科技中心 湖南科技馆 发明与创新
    教育政务  教育部 湖南教育厅 湖南政务服务 邵阳教育局 湖南招考信息港 湖南电教馆 湖南教育网 教育云
    微信程序  AI识图 识花君 传图识字 网盘库 迅捷PDF转换 微海报 朝夕万年历 快递100 车轮车主 查地铁 WIFI一键联 拍图识字 单词天天背 胖次工具箱
    信息管理  学考管理系统 教育信息管理平台 中招志愿录取 高招管理 校舍信息管理 教育信息化应用 教师资格网 新华爱基会 一中优酷 阳光高考
    当前在线用户 学校办公室电话0739-5430767
    湘教QS7_201407_002001 湘ICP备14012659号
    制作维护:阿美老师(Kymay Chan)
    Copyright 2003-2019

    一号站娱乐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