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游客103.60.148.178  百度:互联网本站
站点首页 一中之家 学校介绍 名师在线 学子风采 师生作品 印像一中 基层党建 校报文摘 爱读书 家长频道 学生频道
校内新闻 校务公开 教研课改 德育教育 科技创新 竞赛之窗 文件通知 政策普法 心理测评 荣誉墙 校友登陆 诗词曲文
网络督导 机构设置 每周安排 资源下载 招贤纳士 阳光平台 校长信箱 搬迁动态 一中频道 珍珠班 高考之家 教师办公系统
虚拟游玩一号站娱乐登录新校区
关注湖南省高考综合改革
首页>>感受书香 唐诗 宋词 元曲 歌赋 美文 对联 故事 格言 常识 评论 今日关注 作者列表

一号站娱乐登录

第九十一回 会津门哗传主战声 阻蚌埠折回总统驾 1370次
却说王士珍既代署总理,当然要改组内阁,所有从前阁员,多半换去,另任陆徵祥为外交总长,钱能训为内务总长,王克敏为财政总长,江庸为司法总长,田文烈为农商总长,曹汝霖为交通总长,傅增湘为教育总长,海军总长仍用刘冠雄,士珍自兼陆军总长,已见前文。冯代总统撤去段总理,改用王士珍,明明是无意主战,特借王士珍为调人,笼络南方,使得和平统一。无如南军未肯退步,趁着王汝贤退出长沙,即乘隙直入,竟将长沙占住。汝贤退走岳州,见前回。俄而荆州有右星川,随县有王安澜,黄州有谢超,纷纷宣告自主,又与冯政府脱离关系。看官试想!前时段总理主战,南方各军阀,不服段总理,乃起冲突,明明反对段氏,无庸疑议,此次冯总统主和,南方各军阀,应该体谅冯总统苦心,休兵息战,为甚么反加出石、王、谢三人,来与冯氏作对呢?说将起来,南方军阀家所主张,并不是专拒段合肥,实是并抗冯河间,冯总统的谋和政策,岂不是暗遭打击么?
还有一个前陆军次长徐树铮,为段氏暗中设法,奔走南北,仆仆道途。看官道为何因?原来他先至蚌埠,与安徽督军倪嗣冲,晤商机密。嗣冲方竭力助段,对着小徐的谋划,很表赞成,小徐既邀得一个帮手,还嫌未足,再向东北出山海关,竟去联络奉天张作霖。张作霖字雨亭,系辽阳人,向系绿林豪客,投入清故督张锡銮麾下,历年捕盗,积功至师长,袁氏欲引为羽翼,特擢为奉天督军。他本独立塞外,自张一帜,与冯、段不生关系,无甚好恶。小徐以为东南健将,莫如老倪,东北健将,莫如老张,能将两健将融成一片,为段帮忙,还怕甚么冯河间?计策诚佳。于是间关跋涉,趋往奉天,凭着那三寸舌,说动那张雨帅。张本豪健绝俗,勇敢有为,不论谁曲谁直,但教片辞合意,臭味相投,便即慨然许诺,愿为护符;且留小徐在幕府中,参决军务,贯彻军谋。
会安徽督军倪嗣冲,邀同山东督军张怀芝等,共至天津,与直隶督军曹锟,会议时局,恢复段氏政策,对着西南,仍用武力解决。怀芝前为北洋武备学生,原是北洋系中一分子,与段祺瑞素来莫逆,且平时最嫉国民党,当然欲荡平西南,为段后盾。且曹锟镇守直隶,曾与长江三督军,即李纯、陈光远、王占元。联名通电,主张停战。见前回。此次倪、张两督至津,距前时电请停战的日期,不过旬月,为甚么反复无常,忽然主和,忽然主战呢?就中也有一段情由,当时清室元老徐世昌,久驻天津,各军阀素相契重,遇有大策大疑,必向徐氏谘询。曹锟驻节天津,更与徐氏常相往来,情谊款洽。徐闻冯、段龃龉,政局未定,免不得从旁扼腕。一夕,与曹锟会叙,密语锟道:“芝泉祺瑞字。原太觉自信,华甫国璋字。亦不应阴嗾范、王,倒戈失湘,两人并皆失策,不知将闹到如何地步,方能结束呢?”曹锟无词可答,只应了一个“是”字。徐世昌复掀髯笑道:“君等若迎若拒,不为冯、段两人调和政见,恐从此以后,北洋团体,越致分裂,眼见是民党得势,将乘隙篡入了。”锟不禁失色道:“这也可虑,公意以为何如?”世昌复进逼一句道:“君为北洋弁冕,若听令北洋团体,四分五裂,君亦不能辞责呢!”徐也是为段帮忙。锟随口应声道:“得公指教,锟似梦初醒了。”两人一笑而别。
嗣是锟变易初心,背了长江三督军的盟约,又欲联段,可巧倪、张两督,前来相邀,乐得敲着顺风锣,翕然同声。倪、张两督,复致书张作霖,请求同意。作霖正与小徐静待机缘,一经得书,立即答复,无不如命。吉林督军孟恩远,黑龙江督军鲍贵卿,本奉张作霖为领袖,作霖愿加入天津会议,孟、鲍自无异言,亦皆参入。再加山西督军阎锡山,陕西督军陈树藩,河南督军赵倜,福建督军李厚基,浙江督军杨善德,上海护军使卢永祥,及苏、皖、鲁、豫四省剿匪督办张敬尧等,均系段氏支派,各遣代表至天津,共同会议。就是热河、察哈尔、绥远三区,也各派代表来,到津列席。济济群英,会集一堂,曹锟为东道主,与倪、张两督表明意见,无非是“并力平南,反对和议”八字。各代表联袂入会,早已禀承各主帅命令,与结同盟,曹锟等一声倡起,各代表等齐声附和,接连是劈劈拍拍的手掌声,陆续相应。当下议决开战,誓绝调停,且分派同盟各省出师数目,由曹锟、张怀芝、倪嗣冲首先认定,次由各代表一一承认,复缮就一篇呈文,要求中央明令征南,然后散席。当时有人嘲讽曹锟,说他大人虎变,因他夙领虎威军,又善变动,所以引援古典,赠他一个佳号。其实那时将帅,原与墙头草相似,忽东忽西,没有定向呢。言不必信,也是大人行径。
惟冯总统本欲主和,竭力笼络南方,偏偏事不从心,迭遭冲突。石星川等擅谋自主,还是下级军官的瞎闹,无甚关碍;最恼人的是南倪北张,无端牵动诸军阀,会议天津,联名请战,明知个中主动,仍由老段授意,欲将他来呈批驳,又恐倪、张等与己翻脸,又似前黎总统在任时,纷纷宣告独立,与中央脱离关系,转害得不可收拾。左思右想,无术自全,不得不邀入国务总理王士珍,商决国是。王士珍全是暮气,不肯担任一些肩仔,遇着艰险时候,但知牺牲官职,浩然思归,所以叙议多时,并没有甚么救急的良方,只有自称老朽,不堪胜任,情愿将国务总理及陆军总长的兼衔,让与贤能。自知干不下去,尚能牺牲禄位,还算自好之士。冯总统付诸一叹,俟士珍退出后,又与几个心腹人商量,大家说是段派势力,尚难骤削,压制过急,反恐生变,不如再请老段出山,畀他一个闲散位置,稍平彼愤,免得种种作梗,牵制中央。冯总统又复为难起来,暗思段非常人可比,除国务总理外,还有何职可授?如或授他别职,段亦断不肯受,反致弄巧成拙,越觉不佳。乃再经数人讨论,毕竟人多智众,想出一个新名目,叫做参战督办。参战是对外国立名,不是对着本国的南军,从前与德、奥宣战,全是段氏一人主张,此次叫他参入协约国,督办战务,也是一个无上的头衔;且与段氏本意不悖,当不至有推让情形。商议既定,因特派员至津门,先与段氏说明原委。段先辞后受,愿当此任。独言下表明微意,乃是:“做了参战督办,总须陆军总长联合,方可调度一切,若彼此不协,如何督率,如何办理”云云。这番言论,明是不悦王士珍,要他离开陆军总长的位置,然后受命登台。特派员依言复报,再由冯总统着人询段,段又谓请总统自酌。
可巧合肥嫡派段芝贵,自助段覆张后,但博了一个勋位,未列要职,在京闲居,他是有名的揣摩能手,雅善逢迎,不但与段祺瑞有关乡谊,情好密切,就是冯国璋入任总统,府中亦常见有段芝贵名刺,往来周旋。冯、段交恶,芝贵又曾为调停,只因双方各尚意气,不能从旁调洽,所以中止。此次冯意中忽想着了他,乃召入与商,并有委任陆军总长的表示。芝贵喜出望外,就自愿邀段入都,即日启行,往谒老段,见面时谈及冯意,段亦当然心慰,即与芝贵同车至京,复入见冯总统。两人虽未能尽去夙嫌,表面上似尚欢洽,再加段芝贵在旁凑趣,便各喜笑颜开,尽欢而散。越日,即有参战督办的特任,及陆军总长的改任,一并颁发。惟国务总理一职,仍归属王士珍,不过免去陆军总长兼衔罢了。王聘老可以去矣,何必为此赘旒?段既入京,仍然坚持一平南政策,不肯少改。却是个硬头子。段芝贵原是皖派,不能不与表同情。两下里朝夕叙谈,无非商议平南事宜,拟派曹锟为第一军总司令,张怀芝为第二军总司令,统兵入湘。当由参陆办公处,密电二督,赶先部署,克期出发。于是主战宣战的声浪,复传达中外,时有所闻。独冯总统尚未肯下令,不是说军饷无着,就是说阳历已将残年,容俟开年办理。段派亦无可如何,只好展缓兵期,俟至开正以后,再行催逼。光阴易过,转眼间已是民国七年了,岁阳肇始,总有一番俗例,彼此拜贺,忙碌数天。各机关统休假一星期,停止办公。至假期已过,又有许多隔年案件,须要办清,一日过一日,又是二十多天,主战派迫不及待,跃跃欲试,遂竞向总统府质问,请冯总统即日发兵。偏府中发出二十五日的布告,尚饬各省保境安民,共维大局。顿时主战派大哗,才阅一宵,冯总统带着卫队百名,突出正阳门外,乘着专车,竟往天津去了。段祺瑞等俱未预闻,就是各部总长,亦有一半儿在睡梦中,不知他为着何事,匆匆启行?但由国务院颁发一谕,通电中外道:
奉大总统谕:近年以来,军事屡兴,灾患叠告,士卒暴露于外,商民流离失业,本大总统?焉心伤,不敢宁处,兹于本月二十六日,亲往各处检阅军队,以振士气。车行所至,视民疾苦,数日以内,即可还京。所有京外各官署日行文电,仍呈由国务院照常办理。其机要军情,电呈行次核办,并分报所管部长处接洽。凡百有位,其各靖共乃职,慎重将事,毋怠毋忽等因!特此转达。
奇哉!怪哉!是何主因,乃有此举?事前毫无表白,直至登程以后,方令国务院传达略情,难道总统出巡,不宜明目张胆,只好作此鬼鬼祟祟的举动么?句中有刺。当时中外人士,纷纷推测,各执一词,直到后来冯氏还京,方知他潜自出京,却有一种特别政策,如国务院代达论调,不过粉饰耳目,自?美名,其实他何曾劳民?何曾阅兵呢?原来段主战,冯主和,主战是谋武力统一,主和是谋和平统一,似乎段好黩武,冯尚怀仁,实际上乃冯、段两派,互相抵抗,段要主战,冯定要主和,冯要主和,段越要主战,武夫得志,管甚么海内苍生,但教折倒反对派,便算是扬眉吐气,予智自雄。怎奈两派势力,相持不下,段派去而复来,气焰膨胀,冯不得不虚与周旋,且又想出别法,欲去羁縻段派,合直、皖两系为一气,使他共卫自身,巩固权位,然后好不致受制,免得许多防备。就使段派不肯为所羁勒,也不如借出巡为名,亲赴长江流域,与李、陈、王三督军面商良法,抵制段派,可以维持势力。为此两种计策,急欲一行,又恐风声一泄,老段必来阻挠,所以除二三心腹外,俱未通知,竟出人不意,乘车南下。想法亦奇,但强中更有强中手,奈何?
一月二十六日启行,当晚即至天津,会晤那虎变将军曹锟,谈了半夜的机密。曹锟虽已与段派联络,合谋宣战,但究竟是个直系,对冯未免留情,他的主张,是欲要主和,必先主战,能将湘省收复,使南军稍惮声威,方可再申和议,冯也点头称善。不愧为虎变将军。就在天津督署中借寓一宵。越宿起床,食过早膳,复与曹锟申定密约,为后文征湘伏案。便即启程再往济南。他想山东督军张怀芝,与倪嗣冲互为党援,不如直趋蚌埠,说服嗣冲,不怕怀芝不为我用,所以济南未曾下车,竟直抵徐州,转赴蚌埠。
火车原甚快便,但尚不如电报的迅速,自从冯氏出都,段祺瑞诧为怪事,料知冯必有隐情,便即电达张、倪两督,叫他阻住冯踪,不使他再行南下。这叫狼防虎,虎防狼。张怀芝得电后,忙派员至车站?候,适冯已至济南,不肯停车,竟尔过去,独倪嗣冲接到段电,距冯至蚌埠尚有数小时,他好从容布置,带着卫兵,赴车站迎接老冯。待至火车到站,由冯下车相见,倪即指挥卫队,拥冯入署。彼此寒暄未毕,倪嗣冲即掀髯笑语道:“总统为何微行至此?”冯总统道:“我也并不是微行,无非因公等为国宣劳,军队亦服役有年,所以特来慰问呢。”嗣冲道:“总统出巡,理应预先布告,为何内外各员,多未闻知。想总统必有高见,敢请明示。”冯答道:“我若预示出巡,沿途必多供张,反多烦扰,故不如潜行为是。”嗣冲冷笑道:“总统轸念民瘼,原是仁至义尽,但突然出京,反骇听闻,倘中途遇有不测,岂非大误?”冯总统道:“这且不必说了。惟我在京都,闻见有限,究竟各省军队,是否可用?若再如傅良佐辈贻误戎机,岂不是多添笑话么?”嗣冲作色道:“总统也不要徒咎良佐,试想王、范两人,何故倒戈?又复平白地让去长沙,两相比较,王、范罪恶,且过良佐,为什么不革职治罪呢?”冯总统被他一诘,好似寒天吃煨姜,热辣辣的引上脸来,勉强按定了神,再与他论及和战利害。嗣冲道:“南方猖獗至此,怎可再与言和?今日只有一战罢。”冯总统还想虚词笼络,偏倪坚执己意,随你口吐莲花,始终不肯承受。
既而山东督军张怀芝,四省剿匪督办张敬尧,亦皆到来,想是由嗣冲邀来。两人论调,与倪嗣冲一致从同,累得冯总统无词可答,即欲辞行,再往江南。倘嗣冲阻住道:“总统何必亲往,但教致一电信,叫李秀山来此会议,便好了。”秀山即李纯字。冯至此也觉没法,只好由倪拍电,去召李纯,隔了一宿,来了一个李纯的代表,莅席会议。李秀山却也乖巧,故不愿亲至。看官!你想一代表有何能力?只得随众同声。倪嗣冲且拍案道:“欲要与南方谋和,除非将总统位置,让与了他,若总统不欲去位,只有主战一法,主战必须仍用段合肥。如段合肥出为总理,军心一致,西南自可荡平,何论湘省?否则嗣冲愿牺牲身命,与南方一决雌雄。”说至此,声色俱厉,张怀芝、张敬尧两人,更鼓掌不已。冯总统乃随口敷衍道:“诸君同心,战必有功,我就回京下令罢。”倪嗣冲也不再挽留,便送冯上车。张怀芝偕冯同至济南,中途告别。冯总统乘兴而来,败兴而返,自回北京去了。正是:
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言人无二三。
欲知冯总统回京后,如何举动,且看下回再表。
----------
观当时之军阀家,好似博弈一般,列席之时,见甲顺手,则与甲合股,而与乙为仇,见乙顺手,又与乙合股,而与甲为仇,不论曲直,但争利益,虎变将军,即其明证也。冯河间欲并合甲乙两派,尽为己用,谈何容易。甲自甲,乙自乙,彼此立于反对地位,就使暂时允洽,亦必决裂而后已。况如蚌埠之跋扈将军乎?潜行出京,索然而返,冯亦自悔多事哉!

【民国演义】回忆辛亥革命,全国人心,方以为推翻清室,永除专制,此后得享共和之幸福,而不意狐埋狐??,迄未有成。袁氏以牢笼全国之材智,而德不足以济之,醉心帝制,终归失败,且反酿成军阀干政之渐,贻祸国是。黎、冯相继,迭被是祸,以次下野。东海承之,处积重难返之秋,当南北分争之际,各是其是,各非其非,豆萁相煎,迄无宁岁,是岂不可以已乎?所幸《临时约法》,绝而复苏,人民之言论自由,著作自由,尚得蒙约法上之保障。草茅下士,就见闻之所及,援笔直陈,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此则犹受共和之赐,而我民国之不绝如缕,未始非赖是保存也。窃不自揣,谨据民国纪元以来之事实,依次演述,分回编纂,借说部之体裁,写当代之状况,语皆有本,不敢虚诬,笔愧如刀,但凭公理。
【作者介绍】蔡东藩(1877-1945),浙江萧山人。1890年(光绪十六年)考中秀才。1910年赴北京朝考得中,分发福建,以知县候补,因不满官场恶习,于1911年称病归里。其后长期以写作和在小学教书为生。抗日战争爆发,他不愿意在日寇的刺刀下生活,辗转避难,颠沛流离,逝世于抗战胜利前夕。清朝末年,严复、夏曾佑等人看中小说的巨大社会教化作用,企图借小说宣传变法维新思想;戊戌政变后,梁启超流亡海外,创办《新小说》杂志,提倡“小说界革命”。自此,小说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包括“历史演义”在内的各种小说风起云涌。民国时期,此风相船,小说创作日趋势繁荣。蔡东藩是个爱国者,他为武昌起义、共和初建兴奋过,欢呼过,但不久即遭逢袁世凯窃国。蔡东藩幽愤时事,立志“借说部体裁,演历史故事”,以历史小说作为救国工具。自1916年至1926年的10年间,他夜以继日,笔耕不辍,陆续写成中国历代通俗演义11部,1040回,以小说形式再现了上起秦始皇,下讫民国的2166年间的中国历史,加上另撰的《西太后演义》,总计约七百余万字,成为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历史演义作家。出版以后,迅速风行,多次再版。
本书章节列表:
  • 第一回 揭大纲全书开始 乘巨变故老重来 1427
  • 第二回 黎都督复函拒使 吴军统被刺丧元 1293
  • 第三回 奉密令冯国璋逞威 举总统孙中山就职 1231
  • 第四回 复民权南京开幕 抗和议北伐兴师 1504
  • 第五回 彭家珍狙击宗社党 段祺瑞倡率请愿团 1422
  • 第六回 许优待全院集议 允退位民国造成 1274
  • 第七回 请瓜代再开选举会 迓专使特辟正阳门 1361
  • 第八回 变生不测蔡使遭惊 喜如所期袁公就任 1220
  • 第九回 袁总统宣布约法 唐首辅组织阁员 1395
  • 第十回 践夙约一方解职 借外债四国违言 1248
  • 第十一回 商垫款熊秉三受谤 拒副署唐少川失踪 1303
  • 第十二回 组政党笑评新总理 嗾军人胁迫众议员 1371
  • 第十三回 统中华?订法规 征西藏欣闻捷报 1500
  • 第十四回 张振武赴京伏法 黎宋卿通电辨诬 1294
  • 第十五回 孙黄并至协定政纲 陆赵递更又易总理 1448
  • 第十六回 祝国庆全体胪欢 窃帝号外蒙抗命 1416
  • 第十七回 示协约惊走梁如浩 议外交忙煞陆子欣 1373
  • 第十八回 忧中忧英使索复文 病上病清后归冥? 1394
  • 第十九回 竞选举党人滋闹 斥时政演说招尤 1374
  • 第二十回 宋教仁中弹捐躯 应桂馨泄谋拘案 1417
  • 第二十一回 讯凶犯直言对簿 延律师辩讼盈庭 1405
  • 第二十二回 案情毕现几达千言 宿将暴亡又弱一个 1338
  • 第二十三回 开国会举行盛典 违约法擅签合同 1534
  • 第二十四回 争借款挑是翻非 请改制弄巧成拙 1335
  • 第二十五回 烟沈黑幕空具弹章 变起白狼构成巨祸 1562
  • 第二十六回 暗杀党骈诛湖北 讨袁军竖帜江西 1293
  • 第二十七回 战湖口李司令得胜 弃江宁程都督逃生 1390
  • 第二十八回 劝退位孙袁交恶 告独立皖粤联镳 1371
  • 第二十九回 郑汝成力守制造局 陈其美战败春申江 1307
  • 第三十回 占督署何海鸣弄兵 让炮台钮永建退走 1505
  • 第三十一回 逐党人各省廓清 下围城三日大掠 1283
  • 第三十二回 尹昌衡回定打箭? 张镇芳怯走驻马店 1541
  • 第三十三回 遭弹劾改任国务员 冒公民胁举大总统 1349
  • 第三十四回 踵事增华正式受任 争权侵法越俎遣员 1503
  • 第三十五回 拒委员触怒政府 借武力追索证书 1256
  • 第三十六回 促就道副座入京 避要路兼督辞职 1431
  • 第三十七回 罢国会议员回籍 行婚礼上将续姻 1315
  • 第三十八回 让主权孙部长签约 失盛誉熊内阁下台 1389
  • 第三十九回 逞阴谋毒死赵智庵 改约法进相徐东海 1432
  • 第四十回 返老巢白匪毙命 守中立青岛生风 1592
  • 第四十一回 又谋世袭内府藏名 恋私财外交启衅 1285
  • 第四十二回 廿一款恃强索诺 十九省拒约联名 1327
  • 第四十三回 榻前会议忍辱陈词 最后通牒恃威恫吓 1332
  • 第四十四回 忍签约丧权辱国 倡改制立会筹安 1371
  • 第四十五回 贺振雄首劾祸国贼 罗文干立辞检察厅 1364
  • 第四十六回 情脉脉洪姨进甘言 语詹詹徐相陈苦口 1651
  • 第四十七回 袁公子坚请故军统 梁财神发起请愿团 1392
  • 第四十八回 义儿北上引侣呼朋 词客南来直声抗议 1321
  • 第四十九回 竞女权喜赶热闹场 征民意咨行组织法 1376
  • 第五十回 逼故宫劝除帝号 传密电强胁舆情 1300
  • 第五十一回 遇刺客险遭毒手 访名姝相见倾心 1491
  • 第五十二回 伪交欢挟妓侑宴 假反目遣眷还乡 2030
  • 第五十三回 五公使警告外交部 两刺客击毙镇守官 1259
  • 第五十四回 京邸被搜宵来虎吏 津门饯别夜赠骊歌 1256
  • 第五十五回 胁代表迭上推戴书 颁申令接收皇帝位 1639
  • 第五十六回 贿内廷承办大典 结宫眷入长女官 1494
  • 第五十七回 云南省宣告独立 丰泽园筹议军情 1382
  • 第五十八回 庆纪元于夫人闹宴 仍正朔唐都督誓师 1370
  • 第五十九回 声罪致讨檄告中原 构怨兴兵祸延邻省 1676
  • 第六十回 泄秘谋拒绝卖国使 得密书发生炸弹案 1264
  • 第六十一回 争疑案怒批江朝宗 督义旅公推刘显世 1634
  • 第六十二回 侍宴乞封两姨争宠 轻装观剧万目评花 1384
  • 第六十三回 洪宠妃卖情庇女党 陆将军托病见亲翁 1583
  • 第六十四回 暗刺明讥冯张解体 邀功争宠川蜀鏖兵 1366
  • 第六十五回 龙觐光孤营受困 陆荣廷正式兴师 1394
  • 第六十六回 埋伏计连败北军 警告书促开大会 1256
  • 第六十七回 撤除帝制洪宪销沉 怅断皇恩群姬环泣 1553
  • 第六十八回 迫退位袁项城丧胆 闹会场颜启汉行凶 1425
  • 第六十九回 伪独立屈映光弄巧 卖旧友蔡乃煌受刑 1651
  • 第七十回 段合肥重组内阁 冯河间会议南京 1464
  • 第七十一回 陈其美中计被刺 陆建章缴械逃生 1422
  • 第七十二回 好迁怒陈妻受谴 硬索款周妈生嗔 1297
  • 第七十三回 论父病互斗新华宫 托家事做完皇帝梦 1451
  • 第七十四回 殉故主留遗绝命书 结同盟抵制新政府 1453
  • 第七十五回 袁公子扶榇归故里 李司令集舰抗中央 1498
  • 第七十六回 段芝泉重组阁员 龙济光久延战祸 1481
  • 第七十七回 撤军院复归统一 开国会再造共和 1413
  • 第七十八回 举副座冯华甫当选 返上海黄克强病终 3529
  • 第七十九回 目断乡关伟人又殁 衅开府院政客交争 1295
  • 第八十回 议宪法致生内哄 办外交惹起暗潮 1326
  • 第八十一回 绝邦交却回德使 攻督署大闹蜀城 1317
  • 第八十二回 托公民捣乱众议院 请改制哗聚督军团 1415
  • 第八十三回 应电召辫帅作调人 撤国会军官甘副署 1417
  • 第八十四回 偕老友带兵入京 叩故宫夤夜复辟 1281
  • 第八十五回 梁鼎芬造府为说客 黎元洪假馆作寓公 1272
  • 第八十六回 誓马厂受推总司令 战廊房击退辫子军 1560
  • 第八十七回 张大帅狂奔外使馆 段总理重组国务员 1870
  • 第八十八回 代总统启节入都 投照会决谋宣战 1426
  • 第八十九回 筹军饷借资东国 遣师旅出击南湘 1334
  • 第九十回 傅良佐弃城避敌 段祺瑞卸职出都 1509
  • 第九十一回 会津门哗传主战声 阻蚌埠折回总统驾 1370
  • 第九十二回 遣军队冯河间宣战 劫兵械徐树铮逞谋 1392
  • 第九十三回 下岳州前军克敌 复长沙迭次奏功 1340
  • 第九十四回 为虎作伥再借外债 困龙失势自乞内援 1386
  • 第九十五回 闻俄乱筹备国防 集日员会商军约 1408
  • 第九十六回 任大使专工取媚 订合同屡次贷金 1509
  • 第九十七回 逞辣手擅毙陆建章 颁电文隐斥段祺瑞 1656
  • 第九十八回 举总统徐东海当选 申别言冯河间下台 2391
  • 第九十九回 应首选发表宣言书 借外债劝告军政府 1808
  • 第一百回 呼奥援南北谋统一 庆战胜中外并胪欢 1421

  • 资源素材  第一课件网 Office+ 金太阳 中华资源库 贝壳网 松鼠办公 超星投屏 好弹幕 班级大师 二维工场 盘多多 鸠摩搜书 吾爱分享
    电子事务  A+教育 智学网 7天网络 一师一优课 秀米 第二课堂 湖南高招志愿填报
    学习培训  中国大学MOOC 网易公开课 湖南公共教育网 教师发展网 孔子学院 科技创新  全国科技创新赛 湖南省电脑制作活动 数字科技馆 青少年机器人竞赛 青少年科技中心 湖南科技馆 发明与创新
    教育政务  教育部 湖南教育厅 湖南政务服务 邵阳教育局 湖南招考信息港 湖南电教馆 湖南教育网 教育云
    微信程序  AI识图 识花君 传图识字 网盘库 迅捷PDF转换 微海报 朝夕万年历 快递100 车轮车主 查地铁 WIFI一键联 拍图识字 单词天天背 胖次工具箱
    信息管理  学考管理系统 教育信息管理平台 中招志愿录取 高招管理 校舍信息管理 教育信息化应用 教师资格网 新华爱基会 一中优酷 阳光高考
    当前在线用户 学校办公室电话0739-5430767
    湘教QS7_201407_002001 湘ICP备14012659号
    制作维护:阿美老师(Kymay Chan)
    Copyright 2003-2019

    一号站娱乐登录